logo 002838:
整版聚焦!香港《大公报》称赞道恩“转型有道”
发布时间:2021-07-12 14:25
  |  
阅读量:942
字号:
A+ A- A

7月12日,《大公报》以“口罩原料企转型有道 消化过剩产能”为题,整版聚焦道恩股份,从产业、人才、创新三方面进行报道,充分认可道恩股份疫情期间所做的贡献,剖析后疫情时代转型升级之“道”,进一步肯定了道恩股份在新材料产业的龙头地位。

1.jpg

“去年为助力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,道恩股份(002838.SZ)聚丙烯(PP)熔喷专用料(下称“熔喷料”)日产量最高达到1200吨,可满足12亿个口罩的生产需要。”道恩股份董事长于晓宁告诉《大公报》记者,去年初疫情严峻时,熔喷料订单骤增,公司仅用15天就完成扩产项目,为全国20多个省市熔喷布生产企业,提供充足的原料。

道恩股份总经理田洪池用“双回归”来形容当下的熔喷料市场。“熔喷料价格回归到疫情之前的正常水平;市场需求量也已在回归的路上,但仍为疫情前需求量的两倍左右。”田洪池亦坦言,目前熔喷料内地产能,整体高于市场需求。

2.jpg

道恩股份是内地最大型医用口罩布原料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生产企业,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,也在于晓宁的意料之中。疫情之前,道恩股份每天的熔喷料订单仅为100吨左右,但去年一月底订单量骤增,严重超过公司的产能。去年扩产之前,于晓宁和田洪池两个人在院子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,他们一边转圈,一边在分析利弊:“建还是不建?建了将来肯定一地鸡毛。如果不建,疫情需求得不到满足,市场上就会出现滥竽充数的东西。” 

收购非织造布企 研发下游产品

“这是防疫物资,关系到人的生命健康!”于晓宁直言这是企业的责任,必须要去做,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重新定制设备根本来不及,于晓宁只好把做家电材料、汽车材料等其他产品上的设备,拆装、拆分、改造,工人增加到两百多人,全部生产熔喷料。仅仅花了15天,道恩股份就完成了熔喷料扩产项目。

彼时,熔喷布每吨价格从逾2万元(人民币,下同)涨到数十万元,而作为熔喷布所需熔喷料最大的供应商,道恩股份却敞开供应。于晓宁告诉记者,道恩股份的产能提高了十几倍,扩大产能对平抑熔喷料市场价格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“快速上马的一些产能,再快速转回去。”田洪池说,公司根据疫情的控制情况,对熔喷料产线进行产能调节和产品切换,以消化新增产能。除了用在口罩、防护服,熔喷料还可转产尿不湿(纸尿片、纸尿裤统称)、卫生巾等领域。斯维特是内地为数不多可以生产高品质非织造布的企业,道恩去年将其收购,联手研发个人卫生用品和医用防护品等高端熔喷料下游产品。道恩高端医疗卫生用无纺布生产项目全部建成达产后,可形成年产无纺布10万吨的生产规模。

海外需求大 熔喷料出口翻番

当前,全球疫情消除未有时间表,口罩作为刚需,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拥有高需求。田洪池坦言,道恩股份熔喷料海外出口一直保持增长,目前熔喷料出口数量明显高于疫情之前。今年头5个月,道恩股份熔喷料出口2000吨,较2020年同期翻一番,主要出口北美、欧洲、东南亚、中东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。

道恩股份主营业务为热塑性弹性体、改性塑料和色母粒、熔喷料、改性可降解塑料等功能性高分子复合材料,受益于防疫物资需求增长,道恩股份2020年业绩暴涨超过4倍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.2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.55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61.67%、414.51%。田洪池表示,道恩股份股价和市值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之后,最终还是会回归到核心产品的主业上来。

进军可降解塑料 •培育新增长点

随着中国限塑令政策出台,可降解塑料(PBAT,可分解塑料)市场需求快速增长。据国信证券测算,可降解塑料约有1017万吨的潜在需求空间,对应市场规模约1777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道恩股份也在加速布局可降解材料领域,于晓宁用“蓝海”来描述降解市场。作为改性塑料领域的头部企业,他希望此次能够在可降解塑料领域,继续引领行业发展。

3.jpg

道恩股份今年1月与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,建设12万吨生物可降解塑料项目,为其在此领域的产品升级、产业链延伸及市场推广提供技术支撑。

4月,道恩股份公告称,将对外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山东道恩降解材料有限公司,及控股子公司山东道恩周氏塑料包装有限公司。此举标志着道恩股份全面进军降解领域,持续向可降解塑料上游和下游延伸,在研发和制造和包装领域打通了一条龙全产业链条。

道恩股份6月公告称,拟定增募资8.51亿元。此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生物可降解塑料新建项目(一期),及道恩股份西南总部基地项目(一期)。其西南总部基地项目(一期)将规划建设改性塑料、改性可降解材料等产品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。

原油是塑料原料的源头,其价格直接影响可降解塑料的成本,目前可降解塑料的成本略高于传统塑料。但于晓宁认为,从技术层面和应用领域层面,可降解塑料完全可以市场化。道恩股份目前已经完成技术和产品积累,蓄势待发,可降解塑料将成为其新的增长点。

专注创新 •不断打破西方技术垄断

头盔、手机壳、运动鞋、电饭锅、汽车安全气囊框、飞机输油管……相比爆红的熔喷料,道恩股份展厅里,琳琅满目的产品还是让人感慨,原来这些材料早已融入寻常百姓的生活里。

“道恩股份是一个有技术壁垒的新材料企业。”田洪池帮记者梳理了一下道恩股份成立以来攻克的核心技术,16项国际先进技术,9项国内领先技术,填补国内空白的技术有6个……2008年,田洪池研发成功的热塑性弹性体TPV技术,获得国家的技术发明二等奖,解决了橡胶难回收和黑色污染的世界难题,打破美、日等少数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。如今,道恩股份已发展成为全球三大TPV制造商之一。

氢化丁腈橡胶(HNBR)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、汽车制造、轨道交通、油田开采等领域,是综合性能最为优异的特种橡胶之一,属于国家战略物资。因为制备难度大,一直是中国特种橡胶发展“卡脖子”技术之一。自2009年开始,道恩股份投入大量研发资金,携手北京化工大学开始介入实验室研发。十年磨一剑,2019年6月,氢化丁腈橡胶终于从实验室研究成果走向产业化,并最终发展成为道恩股份顶尖的产业化平台。

在中国的橡胶产业领域,提起田洪池的大名,如雷贯耳,他使中国橡胶产业做到了国际先进水平。田洪池正在进行的另外一项“卡脖子”技术,主要是制备新型高性能轮胎用气体阻隔层新型橡胶材料(DVA)。

“DVA材料气密性是传统轮胎的7-10倍,它可以做得更薄,一条轮胎可以减轻一公斤,四条轮胎减轻了4公斤,则可以多跑5%-8%的里程。”田洪池介绍,该项目2013年开始研发,目前已经完成了中试研究。DVA制备的轮胎将更节油,该项目一旦成功,中国每年将节省几十亿元人民币的油费。这将是道恩股份的又一个拳头产品,掌握这项技术的,目前全球仅有埃克森美孚,道恩股份将是第二家。

引入技术专才 •送北京房子

“1998年,我在北京四环内买了一批房子,引进一个技术人员就先给一套房子,一定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。”于晓宁说,第一批从北京引进的技术人员已经退休,当年的房子也升值了。他也笑着说,光给人家买房子了,竟然忘了给自己买一套。在道恩,于晓宁不允许员工说“打工”,而是实现自我价值。于晓宁希望自己打造的高端技术平台是一片包容的“土壤”,能让来道恩的每一粒人才的“种子”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

于晓宁直言,“一个民营企业发展,靠勤奋和个人智慧是做不好企业的,必须要依靠技术人才。”于晓宁在2003年就联手北京化工大学,设立了“道恩-北化热塑性弹性体材料联合研发中心”。

田洪池告诉记者,2002年他研发的高性能热塑性弹性体(TPV)在实验室实现了技术突破,这个项目也被于晓宁相中。当时项目还没有做中试,每小时生产几公斤,投资风险很大。但于晓宁当时就投了1000多万,还给北京化工大学25%的股权。2003年,北京化工大学博士毕业的田洪池,放弃了留校机会,毅然决然地来到了道恩股份。

然而,该技术从实验室到成果转化,遇到了产业化技术难题,不到三年投资的钱也花完了,田洪池又遇到了妻子要求返京的家庭压力。“他向我提出辞职的时候,我真的是要崩溃了。”于晓宁还记得在电话里给田洪池的妻子说的话:“你把田洪池要回去,他会发挥一个男人的作用。但你把田洪池放在道恩,他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男人。如果你毁掉了他的事业,就毁掉了一个优秀的男人。”

最终,于晓宁与田洪池的妻子达成了妥协:北京15天,龙口15天,跑市场15天。于晓宁还为田洪池在北京建立了研发中心。这才有了后来TPV成功进行投产,打破了中国TPV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。